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uedbet体育官网 » 新闻 » 合肥 » 正文

老父亲捐出亡子5个器官回报社会

摘要: 当晚11时许,在简短的告别仪式后,崔红军捐献器官的手术连夜进行,手术很顺利。老人如此决定只想着回报社会 在崔红军被推进手术室之前,此前一直强忍着泪水的崔大爷,看了儿子最后一眼后,老泪纵横。崔红军的遗体火化之后,骨灰被崔大爷带回了家乡。

1

 崔红军的父亲谈及孩子突变的病况和留在家中的孙子时禁不住流下泪水。(大图)

2

崔红军的父亲在捐献书上按下手指印。(小图)

病房里,是拔掉气管就立即死亡的儿子,门外,年迈的老父亲已做出了决定,捐献出儿子的器官。4月11日晚,我省今年第5例器官捐献手术在省二院进行。决定捐献儿子器官的崔大爷有着一个不幸的家庭,三个儿子两个都是残疾,儿媳妇和两个外孙女都是智障患者。在履行相关程序时,这个66岁的老人不断喃喃自语,“我们这个家庭受到不少帮助,只能这样回报社会了。”

贫困家庭的顶梁柱轰然倒塌

“爸,我恐怕是不行了。”4月10日下午,接到大儿子崔红军的电话时,崔大爷正在地里干活。来不及回家,老人跑到了街上,此时儿子已经躺在地上,嘴唇发乌,昏迷不醒。

崔红军是长丰县造甲乡双河村人,先天性腿部残疾,妻子和两个女儿都是智障患者,一家人都丧失了劳动能力。几年前,全家人东拼西凑购买了一辆三轮车,靠着崔红军开三轮车拉客的收入勉强维持生计。在给父亲打电话前,崔红军已经预感到自己快不行了,停下了三轮车躺在路边,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崔红军很快被送往省二院,“他虽然不能说话了,但是还有点意识,我说娃,我带你去市里大医院,他使劲地摇手。”崔大爷明白儿子的心思,因为去大医院要花一笔不菲的医疗费。

手术之前,家人在崔红军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了1090元,这是崔红军一家的全部家当。虽然闻讯赶来的亲戚也凑了一笔医疗费,但是没有用。

崔红军的主治医师告诉记者,崔红军系高血压引发的脑出血,他们已经尽力了,但无力回天。“已经脑死亡了,现在靠机器维持心跳,没有抢救的意义了。”

年迈父亲决定捐献儿子器官

申振是安医一附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工作人员,4月11日下午,他在省二院与崔大爷首次见面。在得知儿子抢救无效身亡的噩耗后,悲痛欲绝的老人想到了捐献儿子的器官。“我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经常看新闻,对捐献器官也了解一些,能救好多人的命。”

4月11日晚,老人说服了所有的家人,正式决定捐献大儿子的器官。 昨晚9时许,在专家对病床上的崔红军做出“临床脑死亡”的判定后,衣衫褴褛的崔大爷领着拄着拐棍的次子等一众家人,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上一一按下了手印。

“家人同意捐两个肾脏、两个眼角膜和一个肝脏。”申振告诉记者,这是我省今年人体器官捐献的第五例,如果手术顺利,这些器官能让5位患者重获新生。

当晚11时许,在简短的告别仪式后,崔红军捐献器官的手术连夜进行,手术很顺利。

老人如此决定只想着回报社会

在崔红军被推进手术室之前,此前一直强忍着泪水的崔大爷,看了儿子最后一眼后,老泪纵横。而远在老家的老伴,因为卧病在床,已无法再看儿子最后一眼。

这是一个不幸的家庭,除了大儿子崔红军一家4口全部残疾外,次子也患有先天性小儿麻痹症,唯一健康的小儿子在工地上打工,去年因为工伤事故脾破裂,从此再也不能干重活。

一大家子在崔大爷的带领下艰难地生活,也获得了政府部门和热心人的救助。儿子被推进手术室后,不善言辞的崔大爷不断地喃喃自语,“社会帮助过我们,我们无力回报,这样也算报答社会了。”崔大爷还说,儿子的器官能给他人带来生的希望,他觉得这样儿子好像还在这个世上一样。

崔红军的遗体火化之后,骨灰被崔大爷带回了家乡。在那里,这个已经经历太多不幸的老人还要继续劳作,照顾崔红军撒手留下的两个智障孙女。

如果你想帮助这个不幸的家庭,请拨打江淮热线62636263与我们联系。

江淮晨报

资讯标签 捐献 5个器官 老父亲

编辑:陈全兵

专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