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uedbet体育官网 » 新闻 » 合肥 » 正文

千钧一举 医者仁心

摘要: 陈磊是安医大二附院的泌尿科医生,同时,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院方器官捐献协调员。5月19日下午4时许,器官获取手术开始,作为器官捐献协调员,陈磊虽然不用参加手术,但依然不能休息,还有大量的院方协调工作需要做。

手术室内,医生们向捐献者遗体鞠躬

手术室内,医生们向捐献者遗体鞠躬

在手术室内,记者看到一名主刀医生带着护腰为病人做手术。据了解,这位医生的腰椎间盘刚刚做过手术

在手术室内,记者看到一名主刀医生带着护腰为病人做手术。据了解,这位医生的腰椎间盘刚刚做过手术

A01

5月19日,安医二附院手术室外,长时间工作未进食的泌尿科医生陈磊累得坐在地上。为了快速补充能量,他直接口服葡萄糖注射液。

将捐献者送进手术室,器官获取手术过半,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泌尿科医生陈磊终于发现自己“撑不住”了。从凌晨5时许开始,他已经连续工作12个多小时,连中午饭都没顾上吃。头晕目眩、全身发冷,陈磊一屁股坐在地上,抓过同事递来的葡萄糖水,咕咚咕咚大口喝起来。昨天,江淮晨报、江淮网记者在一例器官捐献采访现场偶遇这一幕,立刻拿起手中的相机,将眼前场景“定格”。

陈磊是安医大二附院的泌尿科医生,同时,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院方器官捐献协调员。前几天,ICU 病房收治了一名突发脑溢血患者,详细了解过病人情况,判断他是潜在的器官捐献者,陈磊立即“马力”全开开始协调,为可能将要进行的器官获取手术做准备。

在了解器官捐献的详细情况,得知父亲的器官可以挽救3条生命后,患者子女毅然同意捐献器官。

5月18日,虽然做了一天手术,陈磊依然不能下班,必须持续“跟踪”患者病情,直到夜里11时许才回家。

昨天凌晨5时许,陈磊就赶紧起床,与同事对接,确定潜在器官捐献者的病情进展。这天,患者的情况再度急转直下,根据经验判断,极可能将要进行手术,陈磊的协调工作正式开始。向家属介绍患者病情,介绍关于器官捐献的相关法律法规,通知省红会的协调员,联系律师咨询家属提出的赔偿疑点,解答家属的各种疑问,协助签署器官捐献书,对接脑死亡鉴定……所有的前期工作完成已经是下午2时许,陈磊连午饭都来不及吃,又匆匆赶往手术室,进行相应术前准备。

5月19日下午4时许,器官获取手术开始,作为器官捐献协调员,陈磊虽然不用参加手术,但依然不能休息,还有大量的院方协调工作需要做。手术过半,正和同事说话的陈磊突然觉得有些头晕,身子发冷,一屁股坐在地上,于是就出现了照片中的一幕。

昨天晚上,记者辗转联系上陈磊。“哎呀,还是别采访了,和同事比,我这点累真不算什么……”

陈磊说,自己做器官捐献协调员的时间不长,这是他协调成功的第二例捐献者。“捐献器官是大爱,和他们相比,我们能做的微乎其微。让更多人接受器官捐献,就能有更多等待移植的患者得到救治,这正是器官捐献协调员存在的意义。”陈磊说,当手术结束,捐献者的女儿走到他面前,感谢他让父亲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时,陈磊觉得“一切都值了”。记者 王靓/文 李福凯/摄

资讯标签 陈磊 器官 捐献

编辑:

专题活动